==> 本文主题:一旦进了心目中的大学就能…别再逼孩子成为「成绩陷阱」的受害者
你现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儿科 >

一旦进了心目中的大学就能…别再逼孩子成为「成绩陷阱」的受害者

来源:网友提交 2019-10-11 编辑:『凝望来生』
 

费尔克列斯特高中的价值观:守时、准备、宽容、诚实、尊重、负责。──张贴于费尔克列斯特高中教室标牌

历史科负责人描述他的「理想」学生:「我希望能有一个班,全班都是像依芙(Eve Lin)那样的学生。」依芙的GPA(Grade Point Average,成绩平均积点)是3.97 分,班排名前百分之十,荣誉榜上都有她的名字,她也参加所有可以申请的大学先修课程。她的履历列出自高一开始参与、超过二十五项的学校活动,从陆上曲棍球、交响乐团到学生会、西班牙俱乐部和美国青年政治家(Junior Statesmen of America)。

另一位老师推荐凯文(Kevin Romoni),因为他是学校风云人物,个性友善、成绩好,也是校内足球队的明星球员。在过去两年里,他主导一个由学生运作的社区服务项目,提供学用品和衣物给邻近城镇的弱势儿童。他修了大学预科课程与荣誉课程,并在英语、历史和法语三个学科领域,都参加他那个年级最高端的课程。这位体育老师说:「他是个很聪明的好孩子。如果我有儿子,希望能像他一样。」

另外几个学生也被提到了很多次。蜜雪儿(Michelle Spence),杰出的戏剧和音乐生,被推荐的理由是她的戏剧表演、顶尖成绩,以及是「社区项目」(The Community Project)这个特殊计划的一分子。泰瑞莎(Teresa Gomez)是新商业主题之家的优秀学员,商业运算能力高超。她希望「挑战」自己,并致力于墨西哥学生会事务,这给老师们留下深刻的印象。最后,还有罗伯特(Roberto Morales)。他希望成为直系亲属中第一个上大学的人。老师因为他的勤奋、致力于实现目标,以及在研讨会课程中赢得「卓越协调人奖」的成就而推荐他。

「这些学生代表了我们最优秀和最耀眼的孩子,」一位指导顾问自豪地指出,「他们是好孩子,努力做事,表现出色。其实,我还可以点名许多像他们一样的孩子,但你只需要五个人。」这就是我对费尔克列斯特高中的介绍。

费尔克列斯特高中名声卓着,所以我选择在这所学校研究学生。该校位于加州的富裕郊区,是该州辍学率最低的学校之一。该校采小班制,有「聘用最佳教师提供最高教学品质的传统」。而在校方年度报告列出的大学录取率、SAT(scholastic aptitude test,学术水准测验)结果,以及被推荐成为全国优秀学生的人数,所有排名都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准。另外,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学生参加荣誉和大学先修课程,其中许多人「被史丹佛大学、哈佛大学(及)耶鲁大学录取」。

该校学生获奖的证据无所不在。老师每天早上透过免提器宣布获奖事宜:「恭喜派克老师的班级和国家数学竞赛的三位得奖者。(名字被大声朗读)总体来说,费尔克列斯特排名第二,今年仅次于艾尔派学校(Alpine School)。下次一起得第一!」学校寄出许多信函到学生家,祝贺每学期成绩保持平均4.0 分的学生。老师在教室墙面上张贴最佳论文和考试成绩,悬挂的横幅上有过去十年来,获得大学先修课考试满分的学生姓名。每个月,每学科都会表扬一名优良学生,将他的照片贴在中央公布栏上,并名列年刊上。透过出版品、墙壁和免提器,费尔克列斯特优秀的学霸让人印象深刻。他们口齿清晰、专注、多才多艺而且勤奋。他们是公共教育体系的骄傲,也是未来的希望。

一旦进了心目中的大学就能…别再逼孩子成为「成绩陷阱」的受害者

然而,当倾听学生的心声时,你会听到不同的面向。为了保持成绩,依芙每晚只睡两到三个小时,生活中压力不断。凯文在试图平衡父亲的高度期待以及在校外「好好生活」的愿望时,面临着焦虑和沮丧。蜜雪儿想办法在不危及大学前途的情况下,追求对戏剧的热爱。而泰瑞莎和罗伯特担忧无法保持好成绩、以供未来求职所需时,都会诉诸激烈行为。他们都承认曾经为了取得成功,做出不光彩的事情。

这些学生解释,他们忙于所谓的「做学业」。他们了解自己陷入某种体制中,在这里,成绩多半取决于「做」,也就是完成正确行动,而非学习和参与课程。学生并未深入思考课程内容,研究项目和作业,而是专注于管理作业量和不断加强策略以取得高分。即使不知道老师发问问题的答案,他们也要学会举手,以便显得感兴趣。

他们懂得结盟和订定课堂协议的重要性,以赢得教师和行政人员的青睐。有些人觉得被迫去欺骗和争夺某些成绩与决定,以获得他们认为未来会需要的分数。正如凯文坚称的:「人们不是去学校学习的,而是去获得好成绩,让他们能上大学、有高薪工作, 为他们带来幸福,他们是这样认为的。基本上,成绩就是很重要。」

校园内普遍信奉的价值观,如诚实、勤奋和团队合作,一定会在学生必须在这些理念与获得高分做出抉择时受到质疑。当按照班级分布曲线和同学竞争A级成绩时,很难成为与团队合作的人。当大多数的时间,成绩取决于你是否机灵和准备得如何、作业太多而时间太少时,就很难保持诚实。作业量如此大,期望如此高,导致学生觉得为了成功,有义务放弃娱乐、睡眠和社交生活。

依芙解释:「整整一年,我坐在那里,盯着历史课横幅上的名字,成了我全部的目标……如果它杀了我,我发誓我会让我的名字留在那上面。」她为成功所做的奉献,最终为她赢得了历史先修课横幅上的一席之地。虽然为达成功而遭受的压力并没有「杀死」她,但确实让她身体不适。和其他人一样,她学会「不惜一切代价取得进步」,即使那意味着牺牲「个人特质、健康和幸福」,更不用说要与道德原则妥协了。

这些学生为学生时代的狂热步调和所承受的不当压力感到懊恼。他们不喜欢借由巴结、撒谎和欺骗去操纵制度,或使自己的信仰与价值观因此而让步。但他们也不喜欢自己所认为的替代方案。他们认为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前景和收入较好,尤其是那些从名校获得证书的人。因此,学生成了我所说「成绩陷阱」的受害者。他们被狭隘的成功定义所束缚,顺从一个可能无法真正使他们满足的体制。

对他们的老师、管理者、家长和社区来说,这些学生代表「楷模」,他们积极取得领先,努力赢得高分;他们参加课外活动,为自己的社区服务,获得无数奖项和荣誉,维护着张贴在费尔克列斯特教室墙上的价值观。本书探究成功背后的行为。每一个如同个人写照的章节,提供了内部观点,有助于了解学生生活的复杂性,以及在学校制度中,所有人不断面临的困境。

虽然费尔克列斯特高中和大多数学校都声称重视某些人格特质,例如诚实和尊重,但学生在竞争激烈学术环境中的体验,却反映出当今教育体系本身相互矛盾的目标。当你读到这些学生的故事时,(他们的故事可能会引起全国「成功」高中生的共鸣)问问自己以下问题:哪种行为是被学校社区和校外人士的期望所培养出来的?学生能不能在不牺牲个人和学术目标与信仰的情况下,满足这些期望?家长能不能别逼得太紧,或不支持有问题的行为,而鼓励孩子为未来的成功奋斗?

大学入学要求及国家教育政策的限制,刺激了对高分和考试成绩的竞争,学校教师和管理人员可以为此做些什么?学校是在营造一个提倡好奇心、合作和诚信的环境,还是正在孕育焦虑、欺骗和挫折感?学校是否干扰了其声称要信奉的价值观?我们让学生准备好迎接未来了吗?他们准备好进入职场了吗?他们准备好成为社会上有用的一分子了吗?这是身为一个国民应该追求的教育吗?

请聆听这五位学生的声音。

依芙.林(Eve Lin):作为一台高中机器的生活

这个周末我压力真的好大,即将有一个微积分考试,这代表我必须做过去两个礼拜的作业。我还有一个物理测验,进度落后了两章。所以我星期六和球队打了陆上曲棍球,并在星期六和星期天做了所有的物理作业。然后,我有两篇英语课报告,虽然都是简短的报告,但仍得读完故事,发表一些与我的生活有关的意见。

因此,虽然我在星期天晚上服用了提神药物,一直喝咖啡,还是在写物理作业的时候睡着了。几个小时后,凌晨四点,我醒来时肚子痛,但不得不做这些报告,于是又喝了更多咖啡,不停地写。今天早上我肚子剧痛,类似阑尾炎什么的,但看看我,还在喝咖啡!我会在午餐时完成报告,然后忙学生会(ASB)的事。1(她呜咽)我发誓我不会成功,我快要死了!

对依芙而言,高三是「地狱年」,几乎每周都是一生中「最糟」的时段,因为她允许那些无止尽的要求:章节测验、研究项目、阅读作业和学习课程,都驱使她在持续处于压力的状态下参加每一天的竞赛。她形容生活就是为了「想办法在六月前活下去」而「奋进、奋进、奋进」,几乎无时无刻都在努力。她经常在早午餐和午餐期间做作业,每天晚餐后也一直用功到凌晨。她为了周末而「活」,那时可以赶上一周内无法完成的所有作业。假期间,她每天都要花六、七个小时写作业。她坦言自己一直精疲力竭,但实在没办法:「这就是我的行事风格……就是我做学业的方式。」

依芙承担过多事务。她参加每一项可以申请的大学先修课程与荣誉课程,同时是十二个学校俱乐部和委员会的成员,包括学校事务委员会、学生会、西班牙俱乐部、美国青年政治家、全美荣誉协会以及仿真法庭。她为陆上曲棍球队和羽毛球队效力,并在两个学校乐队表演。她夸口说,按照她的GPA,她在班上排名第六。为了被顶尖大学录取,她计划保持这个排名。她解释「高中的主要目的,是让学生为上大学做准备」,尤其对依芙和她的朋友而言,「是为了被常春藤联盟录取而做准备。」

她经常梦想着一种不同的学校生活,下午运动后回家,吃饭,也许看一、两个小时电视,休息一下,或许有时间和朋友打屁聊天,然后可以在两小时内完成作业。她「羡慕」过这种生活的学生,「参加大学预科课程的学生,以及会上相当不错的学校的学生」。2但她确信,这些学生绝对不会进入常春藤盟校,这对她来说无法接受。依芙想尽其所能「有多高飞多高」,她想上哈佛。

依芙很小就有这种哲学思考。她在台湾完成四年学业,记得那里的氛围非常严格、具竞争力、「完全专注于学业」。来美国之后,她在ESL(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)班努力用功,把英语能力提升到足以进入五年级正规课程。中学毕业时,她已经连续两年获得满分,并赢得二十五美元的奖励。(她解释,奖励本来更多,只是当年必须与班里其他十名得4.0分的学生共享这笔钱,「其中很多学生也是亚洲人」。)3

开始就读高中时,依芙总是担心成绩和大学录取的事情。她原本计划在四年内保持满分,但高一的一次期末考试,发生了一件「可怕」的事情:

数学期末考,我需要拿到九十八分才能获得A。结果我只考九十五分,那年拿了B。一开始,我极为震惊,「这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?」但有时我又觉得这样很好,因为不用担心要保持4.0分。我的意思是,有些朋友对于要维持这种分数感到很不安,而我可以嘲笑他们,因为我不需要担心了。

这个学期中,依芙重复说了好几次这个故事。她试图说服我(显然是要说服她自己),她并未过度关注成绩,因为拿到B已经「毁掉」了她的平均成绩。然而,数学考试的「低分」不但没有让依芙摆脱这种担忧,反而让她更焦虑。她认为这是纪录上的一个污点,使她「在朋友眼中变成能力较差的人,仿佛不再能平起平坐」。当她从朋友那里听说「新生的成绩并没有真正计入(大学成绩单)」时,她得到些许安慰,决心更加努力用功,以赶上她的高成就同侪。GPA3.97分与名列前茅证明了她的成功。

我一遍又一遍地问依芙:「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为什么要如此用功?」每一次,她的答案都一样:进入常春藤,这就是我所想的……入学并且成为年薪五十万美元的成功医生、工程师,或任何我想成为的人……这对我来说是小鼻子小眼睛……我必须被认可,然后我就可以有自己的生活了,一旦进了……。

对于这个目标,依芙是肯定的。不过,当思考背后的原因时,她就不那么清楚了。她说,有一次,是她自己选择承担如此困难的课程。还有一次,她说觉得被迫服从:父母、朋友、「周遭」、学校都在推着她走向「常春藤联盟路线」。那一个学年尾声,她再次动摇:「我选择追求最大值……我为自己而做。我不想这么忙,但如果当个大懒虫,我不认为会感到开心。我努力向上,结果令我骄傲。」

的确,她努力用功赢得了高分,以及老师、同侪和行政人员的尊重。校长称依芙是「真正的明星」。一位老师告诉我,依芙是个「理想学生」,事实上,他希望「更多学生像她一样专心致力于学业」。然而,依芙的高要求作风和「心胸狭窄」,对她的健康和社交生活造成了严重伤害。她没有意识到「时时刻刻都在用功」和「大懒虫」之间的巨大差距。事实上,依芙的「学术奉献」导致了难以归类为「理想」的后果。

本文摘自高宝书版《i世代的成绩陷阱:高分=美好未来?帮孩子找到责任感、同理心、好奇心、品格力,才是比分数更重要的事》一书

  该文章《一旦进了心目中的大学就能…别再逼孩子成为「成绩陷阱」的受害者》由网友『凝望来生』投递本站,如果您觉得该文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和站长联系处理!另:该文内容未经本站核实,仅供参考,请读者自行研判!

健康无忧网

百度一下关于一旦进了心目中的大学就能…别再逼孩子成为「成绩陷阱」的受害者的更多信息】

每日推荐

热点导读

专题推荐

每日更新 | 网站简介 | 免责声明 | 广告投放 | 网站招聘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
服务声明:本网站问题回答结果属建议性内容,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!
Copyright ? 2008-2010 [健康无忧网-JK51.COM] 版权所有
浙ICP备08051357号??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10486号 站务合作QQ:189665601 邮箱:webmaster[at]jk51.com 软文合作QQ: 578365719
吉林快乐十分-吉林快乐十分走势图-吉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-健康无忧网